• Nov 13 Thu 2008 09:38
  • 跑啊

所謂的跑步,真的是非常非常寂寞運作的一件事情

無法和任何人交談

伴隨著自己腳步的只有自己吁吁的喘息聲,嘣嘣的心跳聲

這幾天我老是望著大操場天空裡的星星

在那個閃耀的小小光芒下一圈一圈緩慢的小跑步著

最近跑步的時候,我的腦袋盡量的放空

只在心裡喃喃重複著:今天要跑六圈,這是第二圈

只剩下四圈了,剩四圈了,跑吧,跑吧!

但是在非常非常疲憊快撐不下去的時候

我還是會不經意的去想起了那件事

首先記起的是一些片段

他美麗的遺體,像是灰白色的蠟像

面無表情躺在那裡更像是不真實的幻象

但是好友臉上哀傷至極的表情與大顆大顆滾動的淚珠

牽引著我們回到這不是個幻覺而是既定事實的現實裡面

我看見她不斷的以手用力的去推那具遺體;伴著極其悲傷的表情

我很納悶通常在電影裡心愛的男人死掉了

女主角通常是伏在男人的身體上痛哭的

怎麼會像是她那樣,只是不斷的用手去推呢?

好友是不是已經悲傷到失常了?

這時候她抬起頭來問我:記不記得高中的時候,佛學社老師說過的話?

我驚訝的沒有回話,這個時候想到那個幹嘛?

我挖掘出老早之前的記憶,那年我們被學校規定一定得選社團

因為選不到熱門的社團只好參加佛學社,聽學長說佛學社還不錯

至於不錯在哪裡,大概與我缺少的慧根有關,至今我仍然不清楚。

那年我們在佛學社聽了很多佛的故事,佛的影片,不過我全忘光了

我只記得佛學社老師是個非常虔誠的佛教徒

深諳許多佛法與道理,講話總是小小聲的,客客氣氣的,永遠面帶著微笑

據說老師從來不開玩笑,也從不說謊(老師自己掛的保證)

我記得老師還將教師辦公室裡的辦公桌周圍設計成了蓮花陣

那張辦公桌被大朵大朵的蓮花團團圍住,在整個樸素的教師辦公室顯得耀眼的存在著。

不過這些都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以不解的神情默默看著好友

她啜泣著說:「老…師說,人在剛死掉的那幾個小時內,靈魂會漸漸與身體剝離……」

我想起來了!老師說這個過程是很痛的,人在剛死掉的時候靈魂會逐漸離開身體,過程需要好幾個小時的時間,而且這段時間靈魂是有疼痛意識的,必須承受靈魂與身體剝離的苦楚,老師還說,千萬不要觸碰或移動到遺體,那會讓正處在靈魂剝離階段的往生者錐心刺骨的痛苦遽增,老師最後還提醒要讓親人往生的時候好走記得切勿大聲哭泣跟撥弄遺體……

猛然想起這件事之後,我握著了好友的手腕

她哭喪著臉跟我說「不要阻止我啦!」

「為什麼?」我問她

她掩面哭泣著說「也許他現在還感覺得到痛,但他的疼痛幾個小時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那他留給我的傷痛呢?我劇烈的哀痛也許會延續一輩子,我比他慘多了,難道他現在不該也承受一下他留給我的痛苦嗎?」

「渾蛋耶!」好友一邊吼叫一邊又用力推了一下那具遺體,遺體硬梆梆的晃動了一下

 

那個時候好友的哭聲好像還迴盪在我耳邊,我甩一甩頭,更加努力的跑步,想把那些記憶拋在遠遠的身後,我告訴自己,我得一直健康下去才行,我不想讓這個世界上的某個人為了我忽然死掉而長久痛苦。

 

創作者介紹

我不是笨蛋,我是小福龍

roromin03118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611025
  • 我確定了那個瘋子就是你
  • 什麼啦=_=?

    roromin031182 於 2008/11/13 15:56 回覆

  • 抓老鼠的貓飯碗
  • 我比較想確認的事情是,這應該是不是指是捏造的人物?還有,我想我應該不會長久的痛苦,寶貝!
  • 就是個故事咩!是捏造的人物啊

    roromin031182 於 2008/11/13 22:15 回覆

  • yaichin
  • 騎腳踏車比較沒那麼痛苦~不過買腳踏車的時候很痛苦....
  • 也是,腳踏車真的很貴,動輒上萬。

    roromin031182 於 2008/11/14 08:42 回覆

  • 老林
  • 這個佛學社老師~我還記得~==
  • 是我們共同的回憶沒有錯。

    roromin031182 於 2008/11/16 17:01 回覆

  • 路人AZ
  • 好特別的風格~這篇文章.. 有點被震到了...
  • 謝謝你:D

    roromin031182 於 2008/11/18 11: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